白石悠作品封面番号

白石悠作品封面番号

此方用参、甘温之味,补其胃气;以升麻、柴胡从化原之下而升提之,则清升浊降,而肺气不虚,自能行其清肃之令,何至有闭结之患哉。方中资胃中之阴,而不损其胃中之气。

似乎命门寒,而膀胱始寒,膀胱之寒结,独非命门之寒结乎,孰知膀胱亦能自寒也。肾水足,大便无燥结之虞,肾水衰,大便有滑利之患。

胃气一生,而津液自润,自能灌注肾经,分养骨髓矣。 心气衰则心包奉君令,而反行其政矣。

 一下喉即吐,再煎渣服之,又吐,砒霜之毒必然全解。 夫膀胱气化,殆能小便,此气即肾中之气也。

然人有肾气旺者,虽胃伤而脾不能伤,以肾中之火能生脾气。心胆二经之气耗,邪又何所畏,肯轻出于表里之外乎。

人有饥渴思饮食,饮食下腹便觉饱闷。 不知火起劳心,火乃虚火,而非实火,虚火可补不可泻,故大补心肾虚火自安。

Leave a Reply